幸运时时彩

金英网导航金英导航 收藏本站设为主页 金英网在线投稿匿名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金英网>> 南安文学>> 散文随笔>>正文内容

寻隐者不遇——杨梅山游记


作者:王邦尧 来源:南安商报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22日
 

我没想到我会遇到隐士,确切地说,是得知生活周围有隐士。隐士在中国文化里是一个代表性的图腾,悠然忘世、从容散逸、志行高洁,且大多是清贫自适,如弃瓢洗耳的许由、采薇食蕨的伯夷叔齐、采菊东南的陶公、梅妻鹤子的林和靖等,他们悠游于山川风月,与天地独往来,虽悠然自适,却身无长物,清贫如洗,如王维一样避世仍有辋川别墅的毕竟少数。他们回归天地,或为避世,或为修身,或为自由,抑或有人欲走终南捷径,然而,他们首先必须忍受的是寂寞。我以为,在这个认为寂寞是可耻的喧扰世界,再也没有隐士,没有人能够忍受繁华世界里的清冷,如美国人比尔·波特被告知的那样。然而错了,比尔·波特用他的行走推fan了这个定论,他在终南山上发现了迄今仍延续着的,为了内心信仰而避居山林的诸多隐士。这激起了我的好奇,于是当听朋友说到身边有人也同样放弃家财万贯而在青城山上结庐修隐之时,我充满了求解的欲望。却不想,竟也有某日遇隐士,而机缘未到,寻隐者不遇。

隐士在杨梅山。杨梅山为郡内名山,其名声,我原以为不过是因为其间有雪峰寺,为南方丛林之赫赫有名者,不想杨梅山声名之盛,在其禅风兴旺,史上多丛林,最盛之时,山间有禅院十八座,晨钟暮鼓、经声木鱼,响彻山间。后虽大部分禅院颓圮,淹于荒烟蔓草,亦仍有四五座香火长盛,抗衡时光。慧泉寺便是其中之一。

幸运时时彩慧泉寺于十八座禅院之中历史最久,始建于唐,而山间林木则远远地不知起于何时何代,经历了几次轮回,因此虽树木并不粗大,却秉承了这万古的时光之气,而林气幽郁,静若太古。沿石阶直上,过一片橘林,树梢果实累累,桔红艳艳,却是因为个小不能食而得以保存——庄子所谓的无用之用,遂成就了一番风景。路上有卧石,上刻一个心字,寓意何在,并没有人来开示,留予人自加去领会。参禅悟道皆是如此,道无处不在,领悟多少是众人之事。往上不远则是一片大石,石旁有阶,石上有栏,人迹可通。大石原来竟是一个天然石窟,曾有僧人在此修炼。现在入口已被封上,旁边另筑小屋,看似有人居住。同行人告知此地有人居住,为一修行之人。此时竟然还有人在此修行,我一时如此兴奋,觉得找到了如比尔·波特书中所写的隐士。虽然他所遇的隐士居所更加荒无人迹,常年不见人烟,但如此已经够令我好奇与探秘了。

幸运时时彩在此修行的僧人法号道良,自号石窟翁,可惜今日外出,不能得见。我对于道良法师其人以及他的修行充满了好奇与敬佩。若是逢着他,我一定会问,如何在静夜山中浩大的寂寂与黑暗里,用心中的力量抵挡天地之间汹涌而来的虚无与绝望。因为就在前夜,我如张岱一样夜入山寺,虽然不是如他一人自演了一场热闹之戏,令山中僧人起看不知是梦非梦,却也敲开了深锁的山寺之门,开启了紧闭的大雄宝殿,只为向祖师有求,为了自己私念。而当我站在大殿外的露庭上,俯瞰山下灯火,虽莹莹璀璨,却无法消解四面深山压逼而来的大寂静,像天地之间所有的大寂寞都聚集于此,扑面汹涌,我一时惊慌与绝望。复想起比尔·波特书里写的那些他探访过的深山修道之人,他们遁出人世,深入山中,修一简陋茅蓬,蔬食自给,专心地参禅悟道,有数十年不下山者。他们潜心修炼,只为悟得本我,证得本心,回归无欲无求。而我想知道面对这样天地间独此一人的大寂静,如何用自己心中强大的力量形成一股浩浩之气,抗衡着这种压挤?这股力量是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从没有找到这股独对黑暗与空阔的大力量,而在此修道的道良法师,能否给我一点开启与明示?他修行的道又是什么?人的本心又是什么?可惜法师不在,我无法寻求答案。寻隐者不遇,如我求答案未得。

还是不甘心,于是在法师的石室旁逡巡。门前有简易的灶,锅中尚有一点芥菜饭,清清爽爽,毫无油水。山泉之水汩汩而来,在门前形成两级小潭,上面的供日常饮用,下面潭中植有睡莲,有几叶残留。门前还有一盆黄菊,韶华正盛,黄华耀目,一下有了红尘之意。我是红尘之人,虽然陶公的南山之菊是隐逸的,可是这样盆养的黄菊,却无法令我有隐逸之想,因为太固执于表象,有分别心吧。

继续上山,有一不知何年代的残垣,垣上建起了入寺的拱门。垣旁有一斜逸的古榕,冠盖如云,不知其蔽几里,如传说里樵夫遇仙观棋烂柯的那棵古树,有时光漫漫荒古之感。过石门,再拾阶几级,便到了慧泉寺。寺为宫殿式闽南大厝,红墙黑瓦,飞檐翘脊,清简而洁净,又幽而古,仿佛到了仙家。大门檐下有月季两株,花开竟有牡丹之大,令人称奇。心想莫不是连这月季亦有仙气?穿回廊,过天井,即是大殿,殿内供有观音。门旁石柱刻有长长对联,可惜已经模糊不清,几乎被时光抚平,十分可惜,却亦有一种沉淀的古意。两旁皆贴了对联,是佛家禅偈,或者聪慧之人可为棒喝。联曰:“戒是无上菩提本;佛为一切智慧灯”;“入是门须求解脱;到此地顿悟真空”。两旁护厝有厢房,右边为六和室、云水寮,房门紧闭,无可观。左边是僧务室以及欢喜地,欢喜地三字牌匾为光绪己巳年间所题,不知题者何人。想起弘一法师圆寂前所题之字:“悲喜交加”,大概有相通之处。当禅带来心内空澄宁澈,就为人生的大欢喜吧。欢喜地里中间为佛龛,两旁挂着寺里往生的禅师画像,皆慈眉善目、平宁简静,几乎没有红尘的烟火之气,我肃然起敬。佛龛左侧墙上有字,字迹清隽,可惜大约被当年的红卫兵刷过,已经难辨。龛旁挂有一幅字,上书“相依为命”四个大字,落款为“书传哲师父遗嘱,道良”。是山下石室修行的道良法师吧,我又发现了他的痕迹,也复勾起了我的好奇之意。想象着传哲法师圆寂之时,心内必涌起诸多念头,或许亦见了西方极乐世界之宝相,心内或悲或喜,或者极为平静,他什么都没说,所有的俗念亦无,只口授了“相依为命”四个字,交代给道良徒弟,而后溘然长逝,脸上犹带微笑。道良法师定然明白师父所指,暗暗地放于心内,于某一日神光开启之际,写下了师父的话。而我想知道,可相依为命的,是什么?或必视之为命的,是什么?如我一直追问的“不知命无以为君子”的命是什么一样,我想知道这一以贯之的东西是为何物?可以用以在暗夜抗衡着天地之大寂静与人生的虚无的东西、可以一生皆心安从容的东西是什么?我知道这些修行之人用一生才得证悟,我不可能一夕开窍,故而佛曰不可说,不可说,留待我自去寻觅。因此,我此番不遇道良法师,亦是一番机缘。

于是出了门,四处游览,山间幽寂,泉石清美,自觅欢喜。

王邦尧(南安榕桥)




点击数不显视:

26.2K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500万彩票网 幸运时时彩 小米彩票开奖 亿信彩票网站 小米彩票技巧 北京pk拾 幸运时时彩平台 北京pk拾 500彩票网 北京pk拾